患者心脏骤停“死”而复生 50多分钟的医护接力抢救是如何做到的?

Published by on 2020年12月20日
Categories: ope体育客户端登录

患者心脏骤停“死”而复生 50多分钟的医护接力抢救是如何做到的?

12月的辽宁沈阳,气温已经低到零下20几度,这样的低温下,一场50多分钟的接力抢救,温暖了寒冬中的很多人。

跪在平板车上用力为患者做心脏按压的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急诊科的副主任赵宏宇,听到有人呼救,他顾不上穿件外套就顺着声音跑到了急诊楼外。

中国医大盛京医院急诊科副主任 赵宏宇:往(外)跑的过程当中,我打电话联系了一下我们分诊台的护士,(让他们)拽平板车赶到现场。当我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这个患者倒地,神志不清,颜面青紫状态。然后我就用手指去触及他的颈动脉,发现这位患者没有颈动脉波动了。

凭借着20多年在急诊科工作的经验,赵宏宇初步判断,倒在地上的男子极大可能是出现了心脏骤停,如果不能在“黄金4分钟”内将患者抢救回来,男子可能因为全身组织器官缺氧缺血,造成不可逆的损伤,甚至死亡。

中国医大盛京医院急诊科副主任 赵宏宇:心脏停跳有个标准的黄金4分钟。如果在4分钟之内不能使大脑有一个有效的供血,一个是心脏复苏的成功率低,另外,如果复苏成功以后 (超过4分钟)神经系统损伤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此时,护士拽着平板车也已经赶到,但从楼外转运至急诊抢救室还有一段路程,对于生死边缘的患者来说,每一秒钟都非常珍贵。为了争取时间,赵宏宇直接跪在了平板车上,一边转运,一边实施心脏按压。

中国医大盛京医院急诊科副主任 赵宏宇:推床的速度不是匀速,我身体会前后小幅地摆动,主要是当时的注意力都在患者的心脏按压上,别的也没想太多。

标准的胸外心脏按压频率是每分钟100到120次,按压深度要求达到5至6 厘米,这对于施救者的体力是一个极大考验。一般情况下,每隔两三分钟就需要换一个人。

中国医大盛京医院急诊科副主任 赵宏宇:当时说实话,按压的后期,我已经在咬牙坚持了,已经是没有力量了。

中国医大盛京医院急诊科护士 牛红雪:主任在楼外一直持续给(患者)他做高频的心肺复苏,到急诊科的时候,当时主任手都是在抖的。

50分钟不放弃 心脏骤停“死”而复生

患者的情况十分危急,赵宏宇也陷入两难。

一方面,气管插管的工作必须由医生操作。当时急诊科里能第一时间进行气管插管处置的医生只有值班的赵宏宇。

另一方面,赵宏宇还不能停下正在进行的心脏按压。因为一旦停下心脏按压,患者就可能在气管插管的几分钟内因心脏缺氧缺血,造成全身组织器官不可逆受损,停跳时间越长,脑损伤越严重,甚至死亡。

紧急情况下,赵宏宇迫切需要一个帮手。此时,恰好到急诊科会诊的肾脏内科医生黄群出现了。

中国医大盛京医院肾脏内科医生 黄群:当时急诊室人手没有那么充足。因为大家可能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我第一反应就是上去帮赵老师去处理这个患者,赶紧接手赵老师做心肺按压工作。

不需要任何言语上的交流,黄群默契地替换下已经筋疲力尽的赵宏宇。

在急诊科抢救室轮转的规培医生霍原也跑过来接力黄群,两人交替为患者进行心脏按压。每名医护人员都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手头的工作,抢救需要争分夺秒,但守护生命更重要的是忙而不乱。

中国医大盛京医院急诊科副主任 赵宏宇:护士分工协作,比如说连心电监护,有(人)掰静脉药,还有建立静脉输液、输血、采血、准备除颤器……虽然活特别多,但是有条不紊。

仪器显示,患者始终处于濒死前的室颤状态,即便使用了除颤仪,仍然没有转机。

中国医大盛京医院急诊科护士 韩晶晶:第五次除颤之后,患者心率突然间恢复了一下,(数值)转绿了一下,但是没有持续时间太久,立马又恢复了快速的室颤。

患者家属一边哭泣,一边默默祈祷奇迹的发生,距离患者倒地已经过去将近50分钟。

中国医大盛京医院急诊科护士 牛红雪:家属就一直处于崩溃状态,一直在哭。我们一直在坚持,没有放弃。结果到第七次的时候,患者的心率维持住了,这个人抢救过来了。

突发心脏骤停的患者今年60多岁,当天因为感到胸口不适,在老伴的陪同下到医院就诊,没成想竟倒在了门诊楼外。幸亏抢救及时,才脱离生命危险。

中国医大盛京医院急诊科副主任 赵宏宇:当天晚上患者意识逐渐有好转,但不能配合指令动作,属于躁动的状态。经过了大概24小时后,患者基本清醒,也脱离呼吸机。那么现在患者已经恢复正常,没有留下任何神经系统的并发症、后遗症。

责编:张靖雯